首页  »  明星资讯  »  夏雨第三次演古董店的小老板 但表演依旧是影帝级

夏雨第三次演古董店的小老板 但表演依旧是影帝级

发布于:2019-01-03来源:星空电影

夏雨这都是第三次演古董店的小老板了。

第一次是2005年,在伍仕贤的《独自等待》里演陈文,混迹京城,开了一家古玩铺。但基本不怎么见他务正业,主要心思都是放在泡妞上,店里卖的,据说还有周润发的内裤。

第二次是在《寻龙诀》,演大金牙,看起来卑眉顺眼,虽然市侩但也讲义气。电影里大金牙作为胡八一的辅助,多是看他怎么做生意忽悠人,而非怎么掌眼鉴宝。毕竟是老胡、胖子实打实从古墓里摸出来的,都是尖货。

到了现在正在播的《古董局中局》,夏雨演许愿,孑然一身隐于世,在北京琉璃厂开了一家古董店,名叫四悔斋。这次,才算是看到他认认真真的来和古董打交道。

《古董局中局》系列是马伯庸笔下的鉴宝悬疑小说,第一季的故事,基本是围绕“武则天明堂玉佛头”展开。

追完了已出的12集,故事很精彩,夏雨的表演依旧是影帝级,但剧的小毛病也不少,豆瓣7.5分,还算客观。

故事很传奇,还要追溯到民国时期,也就是许愿的爷爷——由潘粤明演的许一城那儿。

潘粤明一脸死鱼相,一出场就五花大绑着要被枪决,罪名是通敌叛国、贩卖国宝,就是将玉佛头卖给了日本人。这和大家对他的认识不一样,许一城平日里刚正不阿,不可能是会卖国的人。

但这个人也很奇怪,看着一排长枪一脸无悔,到死都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一句。枪起声落,潘粤明领了便当,把谜团一直留到了孙子许愿这代。

许愿所在的许家,本是古董鉴宝界从古流传的“明眼梅花”五脉之一,有一套鉴定金石类古董的绝学,是古董界的权威。只是出了爷爷卖国一事,名誉扫地,许家被逐出了五脉,家道中落。

平日里许愿独自打理小店糊口,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。但恰好,当年得到玉佛头的日本人,此时决定将佛头归还,还指定要有许家的后人在场。

许家的命运跟这个佛头真是撇不开,许愿爷爷的死是因为佛头,爸爸死在文革中,是因为想查佛头案,被人报复。现在的许愿,也注定要趟佛头的浑水了。整部剧的主线剧情,也就是许愿挖真相的过程。

潘粤明匆匆下线,其他三位主角在夏雨面前,都像是NPC。

田中千绘大概是为了展现日本女性的柔美吧,情感起伏始终不大,脸再美,看久了也会累。

乔振宇在剧中的起伏似乎又太大,前边想扮朱一龙式的儒雅书生,

一转眼,又可以是这样的表情。像整个人都性情大变了,转换不如夏雨来得自然。

最出戏的,是蔡文静演的黄烟烟,妆容扮相把设定的1995年,至少往后提了15年。

星空电影网友也实在不相信,在1995,应届毕业生,能带着这样的发色,进报社工作。

幸好,剧里“掌眼”的桥段,极为精彩,加了不少分。

掌眼,意思是请眼力好水平高的行家给鉴定一下东西。每次鉴定的过程,都是跟造假高手过招。造假的人,追求以假乱真;鉴宝的人,要拼命找出对方的破绽。

鉴宝桥段很硬核,对古董一窍不通,倒也能被剧情和表演吸引进去。

许愿在路边吃烤串的时候,刚好碰见一对父女,摔坏了古董店的东西便被老板碰瓷,要别人赔一万。1995年的一万。

夏雨上去,说是要帮老板讨钱,看了一眼,就知道那是假货,让父女掏五十赔了。老板自然耍横,说这是汉代文物,就值一万。

许愿也不急,要跟老板打赌,如果他能看出这是假的,老板关店;看不出,一万他来掏。

接着就看他随手从衣服里拔出一根线,把一真一假两枚官印串在一起,剧里的说法,这叫悬丝诊断。

两个回合,说得店老板哑口无言,围观群众纷纷叫好。

许愿和药不然对赌这段更妙。他俩都是五脉的传人,许愿受了药不然的激将法,同意跟他打个赌,比比谁的眼力更厉害。谁看中的古董,年代更久,价值更高,谁赢。

真是没想到,看个鉴宝也能有这么多反转。

两人先是一同抢一尊佛头,相持不下。药不然却突然放手,转而拿起了旁边的碗,妖娆地举了起来。一旁的教授鉴定:这是南宋官窑官字款的白釉斗笠盏,孤品,价值8万。

许愿的呢,那尊盛唐风格的佛头,估价5万。

那许愿不就输了?没这么简单,许愿把佛头递回到教授手上,说,你估的价格,不到它的三分之一。

这才不是普通的佛头。许愿的鉴定过程就是推理过程,见他绕着桌子走了一圈,把该说的说完了,药不然和教授都反应过来,眼拙眼拙,这原来是“坐谈说法宣讲佛”,价值15万啊。

那许愿是赢咯?结果又反转了,他把佛头一摔,说自己输了,这佛头,是赝品,不值钱。

《古董局中局》里老演员扎堆,马伯庸自己看了剧,也在微博说,戏有一老,如有一宝,也还真是。

郑玉演的罗局,操持着佛头归还事宜,但他一直怀疑当年的许一城另有隐情,许一城是被冤枉的:他卖给日本人的佛头可能是赝品。花白的平头,老式西装,把领导气质都衬得很足。

曾江演的是五脉之一黄家的家长黄克武。许家没落后,黄家侵吞了许家的古董资源,如今的古董生意做得最大,也正因如此,他对许愿的敌意最大,怕许家会重振旗鼓,抢了自己的生意。

再加上吕中、王刚、汤镇宗……几位端坐在圆桌前,就是定盘星。看上去都在微笑,一脸祥和,但就是觉得平静的外表下,各自有各自的算盘。

当夏雨的表演和这些前辈撞在一起,有火花。

罗局带许愿来参加五脉的饭局,许愿刚一落座,就被黄克武奚落,说他不是五脉的人,没资格坐这儿。夏雨一听,尴尬惨了,连忙起身赔笑,给自己台阶下:“啊,我刚吃过了”。讪笑完了,口干舌燥,连连抿唇。

曾江在一边做足了脸色,夏雨全程都是“不知道,不会,不参与”说完就傻嘿嘿的笑。

剧中争议最大的,是药不然与许愿初见这段。

乔振宇演的药不然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完全是个油里油气的奸商模样。听说药不然是英国来的,觉得别人是傻白甜,拿出三件“尖货”,嘴里一边嚼着什么,一边给别人讲古董的出处。

说到细节之处,声音沉了下来,明明都是赝品,也要渲染的像是国家机密。

讲完了顺势大笑,一副没脸没皮的贱样。

一听药不然说全都要买,眼珠子是真在放光,嘴里像是都塞满了不可思议。

有原著党看到这儿就不满意了,说这个改编把原著喂狗了,许家是从不卖假货的。这是争议最大的。而且许愿的性格没这么外放,倒是药不然,才应该是一副痞气的公子哥模样。

这是事实,马伯庸也说,写书塑造角色的时候,就是把马小军这个形象,拆成了两个人,许愿带着马小军的脸和倔,药不然有了马小军的京痞味。现在看,两位主角的个性,似乎是反的。

没看过《古董局中局》原著,但能理解原著党的心情,如果把我爱的胡八一塑造得贪财好色、见利忘义,我也接受不了。只不过后边看下来才发现,这两人在初见这段,根本是戏中戏,两个人都在隐藏,都在演。

许愿看药不然带着助理前脚一走,脸色就变了,沉了下来,或者说是,正常了过来。

晚上自己在家祭拜父母,抿紧了嘴,眼神是这样的。

直到药不然看到他在街头怼了奸商,才发现,许愿是在扮猪吃虎。

剧中有一句常常提起的话是:“鉴古易,鉴人难”,这句话在剧里也不断被验证。

当初许愿的爷爷许一城到底是不是汉奸,仅凭直觉(和潘粤明的面容)来说,一定另有隐情。

当初审讯许一城的付贵,现在已经是个老头子了。因为倒卖假文物,被几拨人追杀,本以为是个老奸巨猾的奸商。

被许愿找到后才知道,他当年是许一城的朋友,曾竭尽所能为许一城洗刷冤屈,因为故人之托,后来又一次铤而走险。

看上去五大三粗、为人木讷的体育老师陈默,

其实能仿画出《拟董巨二米大意》这样的作品。

古董的鉴定有法可循,只要有丰富的经验和方法,一件宝物是真是假不难分辨。人心却复杂多了,它无法可依,无迹可寻。

鉴古水平高超如许愿,看人,最后不也看走了眼。